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王中王论坛 >
王中王论坛
他决定跳楼的那天看不出异样 三明治绿波大数
时间: 2020-01-29

  那是2011年的6月,刚休完“高考假”的第一个周六,中午放学的时候,我照例上了7路公交车。我坐在公交车后排,靠着右边的车窗,这是以前经常可以看到他在人行道上骑车的位置,我已经习惯了。没想到过了一会看到他上了公交,心里有点窃喜。车上有不少学生了,他在前排站着,我忍不住想站到他旁边,给他听那天才听到的好玩的歌,是GALA的《Young For You》,但又突然想起已经分手了,于是就忍住了。

  公交车到了他家附近,他下了车,沿着车身往后走。我透过车窗看他。他的刘海有些长了,头发看上去该剪了的样子,衣服还是宽宽大大的,我想叫住他,但又不敢。

  经过我旁边的窗户时,他突然抬起头,看到了我,我就笑了,而他眼里也有一些惊喜,接着车就开动了,我们没来得及说话,我心里想着下次在车上看到他一定要和他说话。

  那天下午放学之后我回家拿了妈妈的手机登录QQ,其实就想看看他在QQ空间里更新了什么内容。

  会是什么意思呢?我琢磨了很久也没想明白。一直到第二天周日回学校上晚自习的公交上,一个念头突然闪过:”难道他是要自杀吗?“我赶紧又甩甩头把这个在我看到过分韩剧的想法扔掉,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一直惴惴不安。

  刚打完上课铃,后排有个同学就问我:”你初恋哪个班的呀?听说昨天有人跳楼了,好像就是他。“我的心开始抖了,”17班。“同学看了一眼手机,”就是17班的,但有人说是他,也有人说叫别的名字的。”

  我全身都开始发抖了,我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表情,只是这个同学的同桌赶紧打岔说:“你搞清楚了没?你看把别人吓的,你好好查查,”又对着我说,“先别着急。”

  于是我扭头回去继续看我的历史课本,但是我的脑子太乱了,根本冷静不下来,一直克制着眼泪不要流出来。“这不一定是真的,”我在心里对自己说。

  过了一会儿,那个同学叫住我,“应该就是他。我给你看这个。“他把手机递给我,页面停留的是我和初恋共同好友的QQ空间日志,时间是昨天晚上。

  我耐着性子看下去,中间有一个细节,终于忍不住哭起来。大意是:”那时候你想给你喜欢的女生送一个白色情人节的礼物,一直缠着问我买什么好,我说送手链吧。你说让我帮你挑,给了我一些钱。我买了之后,剩了几个一毛钱的硬币,就把手链和剩下的钱一起给了你,你一直不肯收下硬币,我就硬塞给你。没想到晚上放学不小心看到你把硬币扔掉了,我很生气,就骂了你几句。第二天上课你又把硬币拿出来给我看,我才知道早上上学之前你在垃圾桶翻了很久,把硬币又捡回来了。“

  段落里“喜欢的女孩”是我,情人节的手链被我赌气扔掉了,捡硬币的故事他也写信告诉过我,我还忍不住吃过醋。这么又傻又真诚的事情,除了他还有谁会做?跳楼的是他;这么好的他,就这样救不回来了。

  晚上坐着公交回家,一路碰到好几个他的同学,原来大家都已经听说了,看着我,很惋惜的表情。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好像突然间脑子里的情绪都被清空,我只是一个木头。

  回到家里,父母正坐在我房间里聊天。我说了一句“他去世了”。太小声了,我爸妈没听清,又问了一遍。我哭着吼出来:“他去世了,他跳楼了!”一瞬间我爸妈也愣住了,问我为什么。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我翻出来 Westlife 的《You Light Up My Life》。很早以前,他把这首歌邮件给我,说这是他想对我说的话,但我没有仔细听。

  或许很多不想活下去的苗头,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显现了,只是,我也从来没有注意到这些歌词背后,隐藏的是怎样的一颗心。

  2008年的冬天,我在读初二,因为要考市重点高中的预科班,于是和他短暂地同学了半年。那个时候的初中生,还在流行圣诞节送贺卡。

  临近12月的时候 ,我也买了一张,想要送给他。无奈和他一直不是很熟,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把贺卡送出去。于是贺卡就在我的抽屉里躺了两个星期。

  晃荡到了12月24日平安夜,那天恰好是英语晚自习。刚打上课铃,英语老师走进来就笑着说:“今天是平安夜,明天就是圣诞节了。”他抢答了一句:“圣诞节还早着吧,不是26号吗?”

  课间休息的时间,正巧碰到他从我身边经过,我鼓起勇气开他的玩笑说:”你都不知道圣诞节的呀?从来没有人送过贺卡给你吗?“他笑了一下,摇了摇头。我按耐住自己内心的欣喜,说:”那我送给你吧。正好买了一张,不知道要给谁。“

  回到家想要提笔写贺卡的时候,才后悔不该那么冲动问他,写点合适的祝福成了最大的难题。发愁地翻起《疯狂英语》当期的杂志,正好看到当期推荐歌曲是《We Wish You a Merry Christmas》,傻傻地抄满一整张纸,最后落款写着”祝你考试顺利“。”很好,这样就可以完美掩盖自己的小心思了!“我这样想着,就给贺卡封了口,第二天一早递给了他。

  第一封回信的理由还是圣诞,他抄过来的歌词却和圣诞无关,是Westlife的《You Raise Me Up》,他说 Westlife 是他最喜欢的组合。

  于是认识 Westlife 是从他的回信开始的。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想要看懂 Westlife 的歌词,还有点困难。所以我就直接忽略了这首歌想表达的意思,只是记住了这是他最喜欢的组合。

  借着元旦,我又给他回了第二封贺卡,里面随意地抄了一首从当期的《疯狂英语》截下来的英文歌。虽然我不懂,但是”来而不往非礼也“,我也不能认怂不是么。

  没想到他回的贺卡里,竟然抄的又是Westlife,这次是《My Love》,比上次的歌词更复杂了。我感觉我和他像在通过送贺卡来互相鼓励学英语。

  既然如此,那我其他科目也不能落下。好不容易和他混了个脸熟,那就要赶紧把他作为优等生的”智慧“充分运用起来嘛。在那之后的很多个晚饭时间,每次我看到他在一个人吃饭,都会趁机去问他当天没弄懂的一个理科题目。他每次都会很耐心地跟我讲一遍。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每次他讲完,都担心我没听懂,所以第二天总会再给我一张草稿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解题步骤和其他解法。

  那些草稿纸后来都被我叠放在一起,收在家里的抽屉里。只是后来搬家的时候遗失了。

  就这样你来我往,预科班的其他同学们很快发现我和他之间看起来似乎有”猫腻“。枯燥无味的备考生活中,最能引发热情的就是班上的八卦了。只是成为八卦中心的我,既期待,又害怕。期待的是,希望初恋当时也像传闻所说的在意我;害怕的是,这些传闻给他带来了困扰。

  日子快速闪到了高中预科班考试前。那天放学,同学都快走光了,我还在磨磨蹭蹭,想着如果今天他不给我回上那封信,绿波大数以后也许就再也不会拿到了。磨蹭到最后一个同学也走出了大门,只剩几个同学在走廊上打闹。他递过来一个信封,是他自己用纸做的,正面写着我的英文名,里面看上去厚厚一叠。他随意地说:”考试加油。“我看了他一眼,尴尬地笑了一下。

  在回家的半路,我随便找了张长椅坐下来,把他的”信“拆开了,是一个向上翻的线圈本。从扉页一页页翻过去,中间有一页他写着,”现在都有一种考试交白卷的冲动了,真的不知道考这个有什么意义。”

  我看完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也许是抱着一些期待,希望他会在信里写下什么表白的内容,可是什么都没有。

  回到家里我忍不住把这一个多月来累积的信和他写给我的解题草稿翻出来,重新一张一张地看起来。最后的这一本“信”,我又看了一遍,这么厚厚一叠,却什么特别的内容都没有,我太失望了。“原来暗恋一个人是这样复杂的感觉,”我忍不住翻过本子,想在本子最后几页写下这一个多月来的感受。

  刚翻到倒数第二页,发现下一页纸上有铅笔的痕迹,我赶紧翻开看了一下。原来他用铅笔写着:

  我把他抄下来的那两首 Westlife 的歌词重新又翻出来看,才发现原来他想说的话,都写在歌词里了,只是我当时没有看懂而已。

  在得知他离世的消息之后,连着下了很多天的雨。我竟想不起来那几天都发生过什么细节,只记得身上永远湿哒哒的感觉,和耳机里循环着的西城男孩的歌。

  16号是要说再见的日子。一大早殡仪馆里就挤满了他的同学、老师、亲戚。进去能听见他的外婆在嚎啕大哭。后来才听说,外婆连真实原因都不知道,还以为是车祸去世的。有些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女生,坐在冰棺旁边的沙发上小声啜泣着,男生大部分都克制着,只有他一起长大的发小坐在椅子上,捂着脸,全身颤抖着,一句话也不说。

  他爸爸走过来,找到我说:”都过去了,要好好的,听到没有?“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没过一会儿就听到说该送去火化炉了。在那之前,他爸爸组织着大家围着冰棺,一一道别。我对着冰棺鞠了一躬。他穿着西服,闭着眼睛,躺在冰棺里,看起来安静又违和。原来你穿西服这么难看的,我忍不住想,以后可要好好嘲笑你。

  要送去火化的时候,他爸爸让大家都在院子等着。他妈妈被人搀着站在殡仪馆门口。我离得太远看不清他们的表情,偶尔能听见一两句“不要走”。

  我和他的同学围在一起等着。虽然是夏天,但连着下起的小雨,让大家都感到一丝寒意。

  他的班长说,那天我就不该去踢球。手机放在衣服口袋里一直没接到,他爸爸打了那么多个电话。你知道吗,后来他爸爸找到我的时候,那么个大老爷们,眼睛都红了,握着我的手一直在抖。

  他在足球队的队友说,他把球衣交还给我的时候,我就该问问的,他都说过除非他坐轮椅,不然他要一直踢球的。我就应该多问一句的。

  他的同学说,头天晚上晚自习的时候,他趴在座位埋头一个多小时呢,有人说他是哭了,我还不信。怎么当时没敢问呢。

  他的另一个同学说,他在爬上五楼栏杆的时候,隔壁班的英语老师正好见着了,刚开口喊他干什么呢,他就……

  他的遗书上说,想要骨灰洒进江里。他爸爸再一次地如了他的心愿,租了一艘快艇,沿着长江一点点地把他的骨灰挥进去。

  快艇上只有他爸爸和船夫,因为传统习俗上说,女性是不能上这艘快艇的。不知道在撒骨灰的时候,他爸爸在想什么呢。

  他走之后,我会时不时去他家看望他爸爸妈妈。也时不时知道了很多以前从来不知道的秘密。

  原来他很早就开始规划,以后考大学,如果我要报华师的话,他就报武大,这样就在一个城市,还是对门,离得很近。

  当时我想着以后想要当老师,跟他提过,没想到他竟然放在心上,还和爸爸妈妈聊过。

  不过高考结束之后,我再也没有在武汉待过,也没有再想过当老师的事了。当时和他一起聊过的所有未来设想,在那个夏天就像脱线的风筝一样地,被风吹走了。

  2018年,我在广州读完研究生,过起了他遗书中所说的那种“奔着读书工作结婚生子,重复无聊,没有意义”的生活。但好像也没有那么无聊。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有段时间,我就老想着,不期待未来会怎样,要是能早点去见他就好了。

  那年过年的时候,照例去了他家里拜年。和叔叔阿姨聊天的时候,有一瞬间感觉到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穿着以前常穿的银色羽绒服,撑着头,笑着看着我们聊天。

  我突然觉得很害羞,赶紧坐直,又朝他那个方向看了几眼。但很快这种感觉就没有了。我一厢情愿地觉得,这是他回来了。也许在那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天堂里,我和他永远不会再见。但活在这样的回忆里,我和他还有无数的机会重新遇见。

  朋友常开我玩笑,说我是金鱼的记忆。但是这个故事的场景,却记了九年。想写这个故事也很久了,以前可能自己总没有勇气去完整地写,但是三明治给每个学员都配了编辑,某种程度上督促我一鼓作气地写完了这个故事的一个片段吧。改了一稿之后我就放羊了,当时的成稿会有很多情绪宣泄的部分,比较散乱,像日记。现在这篇经过了万千编辑的修改之后,结构就更加突出了。

  可能故事本身比故事的讲述方式更吸引人,对每个人来说,离别总是最常见的事情。也经常会想再一次面临生离死别时,我还会像这次一样错过吗?后来发现原来并不存在一场”没有遗憾的“告别,人永远也不知道哪一次再见之后是再也不会见到了。因为不知道明天的事,所以今天只想更珍惜一些。而写作,可能是珍惜的一种最好的方式吧,变成文字的东西,总比记忆更久远一点。

  本文由短故事写作学院辅导而成,头条发表,学费全免。2月短故事报名已开始,点击了解短故事学院, 或直接咨询三明治小治(little30s),让我们一起用写作去记录,去抵抗寒冬。


友情链接:
王中王论坛,189111.com,开奖结果,七星开奖结果查询,二四六天天开奖结果,手机现场报码开奖结果,123408开奖结果,39909开奖结果查询。
香港正版马会免费资料大全|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记录| 香港马会开奖资料| 白小姐中特网跑狗图| 099tk开奖结果| 4887铁算盘一句解持| www.611543.com| 天机神算刘伯温| 123香港马会现场开奖| 天线宝宝| www.9090111.com| 235777水果奶奶论坛|